關於部落格
伴你閱游書海
  • 86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令人悵然若失的文化快餐

      原只是想找蘇軾的《江城子》原文,卻被安意如的《人生若只如初見》吸引了。一為作者詮釋〈江城子〉確實不錯,而且隨筆的方式讓人更容易進入此詞的情感意境,二則爲此書前後的文章——〈人生若只如初見〉和〈當時只道是尋常〉中的浪漫沉醉了。於是乎,我立刻決定了帶它們回家——《人生若只如初見:古典詩詞的美麗與哀愁》以及因此書前後著重書寫納蘭詞而引發興趣的《當時只道是尋常:納蘭詞的情意寫真》。

 

      在店裏隨手翻閲當中幾篇故事時,確實覺得作者夾雜野史與自己的想象來詮釋,加深了我對這些詩詞的印象,對它還蠻有好感的,覺得可以當故事來看之餘,還可加深對詩詞的認識,反正内容簡介中也聲明了是隨筆而不是學術文章嘛。但是漸漸看下去,卻覺得不妥!

 

      一開始,只覺得錯字連連,對校字者的疏忽深感懊惱。隨筆部分文字出錯,跟前后文字連貫還可看出原來應是何字。但是,引用的詩詞中出錯,那就非常誤人了。若不是早已熟背詩詞者,豈不是讓它誤了?日後閙笑話還不打緊,以訛傳訛之下,原有的詩詞會被篡改成什麽樣子,實在替詩詞的原作者傷心。

 

當我讀到〈天地合,乃敢與君絕〉一文時,眼珠子更是差點沒掉出來。這首出自漢樂府的詩《上邪》,作者已不可考。但是,安意如以自己編纂的劉邦與戚夫人的愛情故事來詮釋這首詩歌卻不加以説明就大大不妥了。若是不清楚此詩背景的讀者,會不會就以爲此詩作者為戚夫人?

 

這本書是越讀越沒滋味。原來,好的文章就只是我之前隨手翻閲的那幾篇。書中所述的文人故事不乏感身世,悲際遇的。不過,安意如明顯並不善長詮釋此類的詩詞,只是在堆砌典故,少了詮釋愛情詩詞中的感性。原本讀完整本書,還自我安慰地說:“算了,就當多認識幾個典故吧!”沒想到啊,原來這些典故也未必可信。

 

由於好奇心作祟,想知道爲何此書在中國的銷量如此之好,便上網搜索了一下。結果看到了一些文章,令我不只對此書,對安意如和其出版社更加失望。他們顯然對讀者很不負責任。經由網友查證指出,我才知道書中數個典故有誤。例如,書中引有關〈何滿子〉的典故,原來所引之原文已經有錯,而且作者並未聲明引自何處。比較之下,作者所引少了幾句文字,且后部分的翻譯可謂大錯特錯!枉我還以爲至少學了一些知識,其實究竟有多少是錯的也未可知。

 

漸漸地,我才省悟一樣非常不妥之処。此書沒有前言或序來聲明此書的主題與類型,更沒説明作者寫作這本書的技巧。沒有明確地告訴讀者,這本書的取材不完全取自于史書或野史,而是包括了安意如本身的創作。但是,在文中卻常出現某某古典著作中記載的字眼,讓人難以分辨,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安意如所創。

 

尤其在封面内頁的内容簡介中,出現了這樣的字眼:“她用清麗、感性的筆調,配以優雅、飄逸的插圖,描繪出一幕幕古典詩詞背後唯美動人的歷史愛情畫卷,引領讀者傾聽一段段經典、震撼的浪漫往事。”這麽一說,豈不是讓讀者誤會了,書裏所說的都是真實的?這是多麽不負責任的出版啊!

 

從網上的討論,我看到仍有不少人支持安意如的,說她這樣的寫法讓人更能親近古典詩詞,又說不是要做研究,無需過於講究等等諸如詞類的話語。無可否認,當初我也是認爲隨筆方式比較不會沉悶,所以才選了這兩本書。但是,正是因爲會有很多讀者不甚講究或是想靠淺白生動的文章來接觸詩詞,就是因爲非專家,一般讀者無法分辨内容的對錯,所以作者與出版社不是更應該要注意資訊的正確性嗎?!那些說無需過於講究的讀者,個人認爲他們不過是自欺欺人。所得的基本資訊已錯,還說什麽可以容易認識詩詞?

 

由於過於失望,另一本只翻了部分的《當時只道是尋常:納蘭詞的情意寫真》已經看不下去了。此書之撰寫卻是也差強人意。錯字連連不在話下,一些篇章更多在堆砌“典故”而少於正面解説,作者本身對納蘭詞的心得更是比《人生若只如初見》少。讀起來,也覺生悶得很,連唯一的優點也沒有了。讓人覺得美好的納蘭詞不能算是安意如的功勞,更何況所引之詞仍然是錯字迭出,且引用的底本混雜又不説明其原因。作者很明顯地沒事先好好做功課啊,曹雪芹所作“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也張冠李戴,寫成顧貞觀說的。

 

唉!這兩本書看了只能說失望至極。偏偏所使用的文字與敍述方式卻又是當下年輕人較爲喜歡的,實在是誤人子弟之作。爲了賺錢,爲了名氣,中國一些作者與出版社趨向在短時間内胡亂出這種沒進過嚴謹考證的書,實在是非常不專業!只能說,以後選書時真的要小心,“帶眼識書”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